照相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
  • 来源:老师来我家让我插_老师漫画之无翼乌全彩无遮_老师这是教室不可以

一天,春草風一般地從傢裡跑出來,看看旁邊沒別人,她從兜裡掏出一張紙片,神秘地說,給你們看我的相片。

紙上真有一個春草,那個春草捧著個大蘋果,咧著嘴——是在笑,可齜牙咧嘴的,一點也不像平日裡那樣自然、好看。我們一群小夥伴,你扯我拉,都爭著搶著看,以至於把紙片給弄得皺皺巴巴的。春草摸著變皺瞭的紙片直掉眼淚,說她娘要是看到相片弄皺瞭,非揍她一頓不可。

我的腦子裡第一次有瞭“相片”這個詞兒,也才知道把自己變成這麼一個平面紙片的過程叫“照相”。我跑回傢給娘說我見到春草的相片瞭,我也想照相。娘瞪瞭我一眼,說照個相死貴死貴的,吃都吃不飽,還想照相?是想挨揍瞭?我立馬閉嘴,娘的厲害我是知道的。她說什麼就是什麼,連爹也不敢跟她理論。

我常常在大鏡子前一站就是大半天,以至於娘狠狠地拍瞭一下我的後腦勺訓斥道:想把自己貼到鏡子上?

對呀,把自己貼在鏡子上不就是照的相麼?於是偷來哥哥的鋼筆,臉貼在鏡子上,手估摸著順著臉的輪廓畫瞭個圈。再看著鏡子前的自己,描著眼睛眉毛,畫著鼻子嘴巴,還忘不瞭那個眉心痣。

就這樣,我給自己用鏡子照瞭張相。雖然越看越難看,還是舍不得擦,在娘沒發現前,喊來春草看我照的相,春草笑得直不起腰。

後來,我發現,給自己“照相”其實很簡單,隨時都可以。娘讓我舀瓢水,在水缸上一閃,就照瞭一張相。沒事就趴在水缸上,給自己照相。我的小秘密被娘發現瞭,她揪著我的耳朵訓斥道:你要把哈喇子掉水缸裡?

蹲在池塘邊,做著各種各樣的姿勢,池塘裡便有一個活脫脫的我。那麼清晰,比春草的相片好看多瞭。

下過雨後,到處都是積水,不用跑到池塘邊就可以照相瞭:齜牙咧嘴地扮做鬼臉,或是做著種種滑稽可笑的動作。

遺憾的是,我的“水影相片”無法保存,人走相無。而下過雪,就不一樣瞭。一片潔白,姿勢擺好後撲倒在雪地上,小夥伴們小心地將我拉起來,雪地上就留下瞭一個我。反反復復,姿態各異,樂此不疲。

很長時間,我都陶醉在給自己照相的快樂裡。直到1984年初中畢業,我才擁有瞭真正意義上的第一張相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