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大娘與樺樹精的故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5
  • 来源:老师来我家让我插_老师漫画之无翼乌全彩无遮_老师这是教室不可以
陳大娘是個地地道道的滿族人,傳說她當姑娘時,像蓮花一樣美,她又最喜歡蓮花,在她屋內的墻壁上,掛滿瞭她畫的蓮花圖,時間長瞭,大夥都叫她蓮花姑娘。

  蓮花姑娘長到十七八歲時,母親把她許給鄰村一個叫陳三葛的小夥子,就在準備成親的前一天,陳三葛突然死瞭,母親心疼女兒,想為她再選一個女婿,就是選不中,名貴人傢說她是望門妨(過去沒過門的媳婦死瞭男人,被稱為望門妨),不像樣的小夥子她還看不上。這都是小事,最主要的是蓮花姑娘覺得,一個女人一旦當瞭媳婦,生兒育女,圍著鍋臺轉,一輩子什麼都完瞭,正好,她也不想找,便改成婆傢姓,算是婆傢人,自己照舊在傢和母親過日子,就這麼,大夥開始管她叫陳大娘瞭。

  陳大娘不光會作畫,她聰明過人,廣學不倦,天底下三百六十行,不說樣樣精通,可也什麼都會,尤其是治病,真是手到病除,她還會一些法術。

  有一回,她外出行醫,臨走時對母親說:“我把吃的用的都準備足瞭,你在傢千萬別出門,誰喊你,別答聲;誰要來,不讓進屋。”她走出大門,回手一指,把她傢的三間小草屋,變成一朵大蓮花,周圍的花草樹木變成一潭清水,蓮花坐在池水中間,就像真的一樣。

  在離陳大娘傢不遠的深山裡,有個樺樹精,它見陳大娘美貌出眾,總想得到她。這天它變成一隻小鳥到陳大娘住的地方,在天上盤旋瞭多少圈也沒找到,看來看去,約摸大蓮花裡面必有點名堂,它落在蓮花瓣上學著陳大娘聲調叫著喊著:“娘,開門,娘,開門!”

  母親在屋裡聽到姑娘叫門,要出去開,想起姑娘臨走時說的話,又回炕上坐下,外邊的小鳥還是一個勁地叫:“娘,我走得又餓又累,你要把我關在門外呀!”

  母親聽瞭一會有點忍不住瞭,她心疼姑娘,可又不放心,下瞭炕,邊去開門邊問:“你是誰呀?”

  母親這一答聲,“蓮花”還回瞭原樣子,小鳥一看自個蹲在房脊上,知道是陳大娘使的法術,它落到地上變成一個俊俏的小夥子,進瞭屋,小夥子上前殷勤地說:“阿木(滿語:大娘),陳大娘答應許配給我瞭,她讓我來背你,到我傢去住。”

  母親一看進來的不是自己姑娘,覺得事情不好,忙說:“我不去,我姑娘臨走說不準外人進屋,你快走吧!”

  樺樹精知道陳大娘特別孝敬母親,它要是把老太太弄走瞭,日後陳大娘一定去找它要人,趁她要人,它好求親,陳大娘不答應,就不給人。它打定瞭這個算盤,要領老太太走,可老太太怎麼說也不走,樺樹精伸手要搶,陳大娘回來瞭,樺樹精一看不好,溜走瞭。

  樺樹精回到山裡,第二天它想看看陳大娘走沒走,又下瞭山,老遠一看陳大娘正在河邊洗頭,它便變成一絲輕風飄拂到陳大娘身邊。

  陳大娘把梳掉的頭發扔到地下,輕風撿起頭發用手慢慢地捋,捋完瞭變成一個小夥子,說:“蓮花姑娘,我想娶你為妻,你願意嗎?”

  陳大娘轉過身來一看,知道是樺樹精又來瞭,說:“你娶我有什麼本事?”

  樺樹精說:“你的頭發是捆妖繩,沒本事的撿著它得被捆死,我能把你頭發抻直,這就是本事。”

  陳大娘說:“是嗎?我再給你幾根看看。”說完把梳子上掛的頭發捏瞭下來,扔給樺樹精,陳大娘頭發一出手,就好像千百條飛龍一樣,張牙舞爪地向樺樹精撲去,樺樹精嚇得高叫一聲,撒丫子往回跑,跑到山上變成一棵大樺樹。

  飛龍見樺樹精現瞭原形,就變成枯藤,緊緊地把樺樹捆瞭起來,從那以後樺樹精捆上瞭枯藤,再也動彈不得瞭。

  直到今天大山裡上百年的老樺樹身上還都盤著枯藤,那藤子傳說就是陳大娘的頭發變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