韓國a級片禦賜木箱子裡的秘密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4
  • 来源:老师来我家让我插_老师漫画之无翼乌全彩无遮_老师这是教室不可以
  1。別動我的木箱

  明正德年間,舉子陳松進京趕考。陳松做得一手好文章,隻因沒錢打點,隻中瞭個進士末名,委以新城縣知縣之職。

  小皇帝親自接見瞭新任官員們。他把裝著告身和官印的小箱子一一交到新官們手上,再三吩咐,到任後再打開,否則就是抗旨不遵。陳松接過小箱子,忙跪倒謝恩。

  陳松帶上小書童,即刻起身,趕往新城縣。

  走瞭半個多月,這才踏上瞭新城地界,跟人一打聽,離縣城還有六十多裡,再有一天也就到瞭。兩個人也走累瞭,見前面有個茶棚,就走過去,要瞭兩碗茶水,不緊不慢地喝起來。

  賣茶水的是個賊眉鼠眼的小夥子。他看到瞭書童身邊那個裝著木箱子的包裹,賊眼一亮,就笑著說:“兩位是外地客吧?聽說你們特別能憋寶。這回憋到的什麼寶啊?能不能讓小的開開眼看看?”

  書童忙護住瞭包裹,大聲斥責道:“你這人也忒無理,我傢的寶貝,憑什麼讓你看?”陳松護住瞭包裹,也瞪瞭他一眼,說道:“人傢的東西,你莫要問。”那小夥子討瞭個沒趣,訕訕地退開瞭。陳松怕這小夥子來路不正,還惦記他的寶貝箱子,三兩口喝完瞭茶,就帶著小書童上路瞭。

  兩個人又走瞭一個多時辰,就來到瞭鳳凰山下。忽然,從山上猛沖下幾個強人,迎面攔住瞭兩個人,不由分說,一通拳打腳踢,搶走瞭包裹,交到大當傢溫陽的手上。

  溫陽接過包裹,打開瞭,見裡面是個精美的小木箱,上著鎖,就伸手對陳松說:“拿鑰匙來。”陳松護住瞭拴在腰帶上的鑰匙,喊道:“不能給你,也不能打開!皇上有命,不到任上不能打開,否則就是抗旨不遵!”

  溫陽一聽,更覺得愛奇藝好奇,讓小土匪們搶過鑰匙,就要打開箱子。陳松一看他要打開箱子,頓時急瞭,一把掙脫瞭兩個按著他的土匪,猛沖過來,一頭撞到溫陽肚子上。溫陽被撞瞭個腚墩。陳松抱著箱子就跑。幾個土匪追上他,又是一通打,然後就搶走瞭箱子。

  溫陽打開瞭箱子。箱子裡卻空空的。他生氣地把箱子摜到地上,又給瞭陳松兩腳,氣哼哼地罵道:“一個空箱子,竟讓老子費這麼大力氣!老四,你去找劉三,讓他扇自己倆嘴巴,讓他看走眼。還寶貝呢,狗屁都沒有!”老四應瞭一聲,小跑著去瞭。溫陽也轉身就走。

  陳松卻追上來扯住瞭他的衣襟:“別走,把東西還給我!”

  2。箱子裡的秘密

  溫陽一腳把箱子踢到他跟前:“你看清楚,這裡頭狗屁都沒有!”陳松說:“不會沒有啊?是皇上親手放到裡面的!一定是你藏起來瞭。你就還給我吧。這是我的身傢性命啊。求求你瞭,還給我吧。”

  溫陽抖瞭抖身上,說道:“你看清楚瞭,沒在我身上!”他又給瞭陳松一腳,陳松趴在地上起不來瞭,他這才帶著土匪們,轉身上山去瞭。

  書童忙跑過來,見陳松傷勢很重,已走不得瞭,隻好背起他,來到附近一個村上,尋瞭一戶人傢住下,又請來郎中給他醫治。內服外敷,過瞭十多天,陳松這才能下地行走。箱子還在,可告身和官印都沒瞭,不光沒辦法赴任,而且還會被皇上治罪。他一咬牙,一路尋摸著找到土匪們的山寨門口,要見溫陽。

  溫陽聽說有人來找他要東西,不覺啞然失笑,讓土匪把他帶進來。不一刻的工夫,陳松就被帶進來瞭。他壯著膽子,走到溫陽面前,抱拳行禮,說道:“大爺,請您行行好,把我的東西還給我吧。”

  溫陽強壓著怒氣問道:“你知道我這是什麼地方嗎?&r戴安娜王妃dquo;陳松小聲說:“這是土匪窩子。”

  溫陽一拍大腿,大聲說道:“對啊!我這是土匪窩子,我們做的就是殺人越貨的勾當,你卻敢跑到我們這裡要東西,這不是找死嗎?何況,我還沒拿你的東西。你讓人給騙瞭,那個箱子裡壓根兒就是空的!漫說是沒東西,就是真有東西,我拿它也是狗屁用都沒有,怎麼還會拿它!”

  陳松搖瞭搖頭,不卑不亢地說:“皇上送我來上任,怎麼會不給我告身和官印呢?大爺,求求你瞭,還給我吧。為瞭拿到這個告身和官印,我苦讀瞭十幾年的詩書啊。”

  溫陽氣得暴跳起來:“我真沒拿你的狗屁告身和官印2345影視大全下載!你再敢冤枉我,我先打死你!我也是看你是青春有你前九名個讀書人,不容易,才饒你一命,你就趕快走吧。別等我後悔瞭,把你扔到後山喂野狼。”

  聽他這麼惡狠狠地一說,陳松也給嚇壞瞭,忙退下來。溫陽忽然一揮手,喝道:“慢著!”陳松嚇得一抖,忙站住瞭。溫陽說:“你還真不能走瞭。你要是到官府去說我偷瞭你的告身和官印,這罪過可就大瞭,麻煩也大啊。老四,把他捆上,押到柴房裡去,不許他出山寨半步。”

  老四應瞭一聲,帶上幾個土匪,把陳松捆瞭,押進柴房裡,捆到一根柱子上。陳松叫苦不迭……

  3。講三國

  天黑瞭,陳松靠在柱子上迷糊起來。

  忽然,一個人進瞭門,掄圓瞭巴掌,給瞭他一個大嘴巴,又踹瞭他兩腳,嘴巴裡罵著:“讓你胡說八道,害得老子挨瞭打!”

  陳松被打醒瞭,就著迷蒙的月光,他看清瞭來人,正是茶棚裡那個賊眉鼠眼的小夥子,名叫劉三的。他這才明白,原來那個茶棚就是土匪窩的眼線。劉三先探明客人有情欲九歌在線貴重資財,然後就通知土匪下山行搶。

  那天溫陽帶隊下來搶陳松,卻什麼都沒搶到,一怒之下,派人去找劉三,讓他自己打自己倆嘴巴,劉三就恨上瞭陳松,今天上山來,聽說陳松被關在柴房裡,先打他一頓解氣。

  劉三打完瞭陳松,氣也消瞭,正要轉身走開,陳松忽然嘆瞭一口氣說:“可憐啊,身在險境,卻不自知。”

  劉三一愣,回頭問道:“你說什麼?”

  陳松說:“我說呀,你身在險境,還不自知,那不是要擎等著倒黴嘛。”

  劉三更迷惑瞭:“你是說我?嘁,你還是說說你自己吧。你現在就被綁著瞭,說不定下半夜就給推到後山喂狼瞭。”陳松隻是笑瞭笑。

  劉三看瞭看他,小聲問他:“你到底想跟我說什麼?”陳松淡定地說:“《三國志》裡有一個故事,講的是周瑜使瞭一計,借曹操之手除掉瞭勁敵蔡瑁。你聽說過這個故事嗎?”劉三搖瞭搖頭。陳松就給他講瞭蔣幹盜書的故事。

  劉三聽瞭,仍是一頭霧水,日日夜夜視頻迷惑地問道:“這和我有什麼關系?”

  陳松說:“你就是溫陽麾下的蔡瑁啊。你想想,你是個土匪,卻身在匪巢之外,為防被抓,就要和衙役捕快們廝混在一起。不出事還好,萬一出瞭一點事,溫陽能不想到你頭上?”

  他一句話說中瞭劉三的心事。前些日子,劉三被溫陽處罰自打,黎語冰舉報邊澄劉三就覺得冤枉,他還發現,溫陽竟派小土匪偷偷跟蹤他,那就是對他不信任啦。

  陳松見他不言語,就知道說中瞭他的心事,嘆瞭口氣,又說道:“我被扣在匪寨中,那小書童必然到官府去報案,我也是朝廷任命的七品知縣,官府能不傾力來救我?到那時,隻怕你們山寨難守,溫陽盛怒之下,又會拿你是問。你這蔡瑁的命,那是逃不掉啦。”

  劉三氣呼呼地罵道:“我才不當蔡瑁!”

  4。結局

  當天夜裡,山寨裡發生瞭一件大事。溫陽和一群土匪聚在一起喝酒,誰知那酒被人下瞭毒,他們喝完以後,胃裡如同刀割,疼得在地上打滾,不過片刻工夫,就口吐白沫,哀嚎而死。

  劉三企查查拿著明晃晃的匕首沖進柴房裡來,惡狠狠地說道:“陳松,你的陽壽也盡瞭!”陳松喝道:“慢著!”劉三問他:“你還有什麼話說?”陳松平靜地說:“要是殺瞭我,你也死定瞭。”劉三不解地問道:“怎麼說?”

  陳松說,他早就覺得劉三有問題,後來被搶,他就更肯定瞭自己的想法。他來之前就跟書童說好瞭,隻要他出瞭事,就到官府告劉三是土匪,劉三必定跑不瞭,一死難逃。

  劉三一聽,也給嚇得一哆嗦,忙問道:“那我眼下該怎麼辦啊?”陳松說:“你送我下山,我自可就任新城知縣。剿滅匪巢這個大功,我就記到你的頭上。我不再追究你曾經為匪,給你百兩白銀,你自可過快活日子。”

  劉三聽他說得有理,就給他解開繩索,放瞭他,偷偷護送他下山。

  陳松一路疾行,天光放亮時,趕到縣衙前,先見到瞭書童。他上山尋匪,情知危險重重,就沒告訴小書童。書童遍尋他不見,到縣衙來報案,衙役說眼下縣裡還沒有縣太爺,暫不接案,就不再搭理他瞭。他沒處可去,料想陳松早晚會來赴任,就在門外等候。

  陳松上前猛敲堂鼓。

  一個衙役跑出來,問他有什麼事,他就說自己是新任知縣,讓縣丞等人速來相見。衙役不敢怠慢,趕忙跑進去稟報。不過片刻的工夫,縣丞就帶著差役們都出來瞭,先跟他要告身和官印。陳松拿不出。

  縣丞又問瞭他生辰八字。陳松一一說瞭。縣丞點瞭點頭,說朝廷已經發來函件,告知新知縣的生辰八字,對上瞭就可認定。接著,他又拿出那封函件,遞給瞭陳松。陳松一看,上面除瞭說明陳松的生辰八字,籍貫樣貌,還有一條命令:陳松到任,即刻回京。

  陳松驚得眼珠子險些掉下來,迷茫地看著縣丞:“這函件是什麼意思?”

  縣丞說,他也從未遇到過如此新奇之事,猜不透啊。

  陳松隻好嘆瞭口氣,即刻返程回京。

  不止一日,終於回到京城,剛到吏部報到,吏部就傳下信兒來,讓他即刻進宮。他忙來到紫禁城,皇上讓他覲見。

  陳松到瞭金鑾殿上,行過瞭君臣之禮。皇上就問他打開木箱子看到瞭什麼。陳松不敢隱瞞,就把一路上的情形詳詳細細地講瞭一遍。皇上聽得入瞭神。直到他講完瞭,皇上這才長舒瞭一口氣說:“好險。愛卿,你是怎麼想到要用《三國志》教誨劉三的?”

  陳松忙說道:“皇上用一個空城計教誨瞭我,我就想到效仿皇上,用個蔣幹盜書激化他們的矛盾,從內部分化他們。”

  皇上忍不住笑道:“我哪給你們使空城計瞭?我就是想給你們帶個空箱子,不給你們告身和官印,讓你們打開箱子的時候什麼都看不到,那時候你們會是什麼樣子?想著就覺得很可笑。好瞭,你的故事我聽完瞭,你回去赴任吧。”說完,皇上就取過瞭告身和官印,遞給陳松。

  陳松驚呆瞭。他怎麼也沒想到啊,給他個空箱子,隻是皇上想逗他玩兒一玩兒;召他回來,也就是想聽聽他見到空箱子後的反應。明武宗朱厚照是個孩子,成天就想著玩兒,而且還是變著法兒地玩新鮮。這空箱子,又是他臨時起意的新玩兒法吧。他現在已經對木箱子不感興趣瞭,把告身和官印給瞭陳松,就跑到後面玩兒去瞭。

  陳松重重地嘆瞭口氣。他一直還在暗暗得意,能用自己的智慧,把一群土匪視為玩物,他現在覺得,自己才真正是個玩物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