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將軍剿匪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
  • 来源:老师来我家让我插_老师漫画之无翼乌全彩无遮_老师这是教室不可以

青州縣衙座落在青河東岸,衙門分東西兩進,中間以過道相綴。很像今天兩傢商鋪之間的夾道一樣。

不知為什麼。西進這邊一直是大門緊鎖,甚至還貼瞭封條,封條上,有幾任縣令的官印。真正的衙門,其實是東進這邊。直到新任縣令徐光武赴任,他見到這個情形,很是驚訝。問瞭前任師爺和幾個老衙役之後。都沒能弄清。倒是縣衙一裡地外的有個莊戶瞭解些情況。莊戶人傢告訴徐光武。說這個縣衙其實西進裡面的環境更好。隻是一直流傳西進鬧鬼。所以沒有哪位縣令敢用那個地方。鬧鬼?具體怎麼說?徐光武很驚訝。這個我就不清楚瞭,隻知道我太爺爺去世不久,就開始有這個傳言瞭。這個莊戶漢子名叫杜朗,這人面色黝黑,卻頗有膽色,見到縣令問話。侃侃而談。徐光武哦瞭一聲,又裝作隨意地說道:杜朗,你有膽把西進的門打開嗎?杜朗昂首答道:大人不怕,那小民又有什麼好怕的呢?徐光武很喜歡杜朗這種膽量。

青州近年來盜賊猖獗。徐光武此行赴任,上峰有明確的指示,要將盜賊一網打盡,還青州一個河清海晏的太平局面。

徐光武正籌劃著招募一支不怕苦不怕死的隊伍。如今這個西進鬧鬼的事,正好可以拿來考驗一下。找到合適的人選,組建隊伍。徐光武立即召集衙役,衙役們一個個臉色蒼白如紙。他們也聽說西進鬧鬼,卻不敢說,如今,他們所怕的事真的來瞭。怎麼瞭,有什麼問題嗎?徐光武打量瞭一下默不出聲的衙役們,沉著臉問道。大,大人,小人覺得這事要慎重。好半天才有一個衙役走瞭出來,向徐光武請示道。你的意思是說我行事很隨便嘍?徐光武冷冷地問道。小人不敢,那個衙役說著,退瞭下去。凡是願意和本官一同去開門的衙役,將優先錄用,其他的,根據以往業績。獎優汰劣。徐光武擲地有聲地說道。杜朗早已被他叫到身邊,隨著徐光武一聲令下。杜朗就開始登記那些願意跟隨徐光武的衙役姓名。

60餘名衙役。願意跟隨徐光武去開門的不過十來個人。徐光武臉色瞬間陰沉下來。他知道,憑著這幫衙役想去剿匪,無異於癡人說夢。杜朗扛起一把鎬頭,帶著那十來名衙役,徑直來到縣衙西進這邊。到瞭門前,杜朗扯掉封條,掄起鎬頭,對準鎖頭。用力一砸。跟著兩扇門自己徐徐地打開瞭,一股陰風嗖地刮瞭出來,那十來名衙役算是膽大,都變瞭臉色。唯獨杜朗面不改色,他抬腳就走進瞭院落,不一會兒,他又走瞭出來,各位,裡面落葉雜草眾多,請各位辛苦,將裡面打掃幹凈。衙役們見到杜朗進去,又安然無恙地走瞭出來,膽子又大瞭起來。

傍晚時分。一個整潔幹凈的院落出現在徐光武的面前。徐光武走進院內,四處打量瞭一番。這裡的確是個不錯的去處,徐光武吩咐下去,要在這裡置辦一桌酒席,宴請今天清掃西進的衙役們。衙役們聽到這話,都高興瞭,正興奮地往這裡搬桌子搬凳子。這時,徐光武看到杜朗怔立在那裡。杜朗,你怎麼瞭?徐光武問道。杜朗輕聲說道:大人,你看。順著杜朗手指的方向。徐光武看到臨近青河邊的那個閣樓上。有個絕色女子正朝他這邊看瞭過來。跟著,那個女子做瞭一件令徐光武這輩子都忘不瞭的事情。她突然將自己的頭擰瞭下來。右手則拿起一把梳子,細心地梳起瞭頭發。大膽女鬼,見到大人你還不下跪,竟敢在這裡興風作浪,你意欲何為?杜朗突然發起怒來,向那個女鬼咆哮道。

女鬼嚇瞭一跳。急忙恢復到正常人的狀態裙袂一轉,消失瞭蹤影。那個閣樓有些古怪,杜朗,你過去看看吧。回過神來的徐光武向杜朗吩咐道。杜朗點瞭點頭,隨即向女鬼現身的閣樓走去。那十來名衙役早巳嚇得魂飛魄散。工夫不大,杜朗從閣樓上走瞭下來,他來到徐光武身邊之後,從袖中拿出一個卷宗,遞到瞭徐光武手中,這是閣樓裡找到的。徐光武點點頭,他翻開卷宗看瞭起來。隻見卷宗上記錄著一樁案子。案子是這樣的:50年前。縣衙衙役班頭杜隨風年輕俊朗,功夫超群,連破縣內幾樁大案,很受時任縣令看中。但縣令小妾白靈暗暗戀上杜隨風,又讓縣令非常不爽。

這天。杜隨風和白靈在縣衙西進幽會,被人發現並報官。縣令率領一千衙役沖進西進,趕到時,發現杜隨風一人傻傻地站在那裡。手執寶劍,而劍上還在滴血。地上倒臥著一個人。正是縣令小妾白靈。杜隨風被指控殺人,很快被開刀問斬。也正是從那天起,西進那邊開始鬧鬼。徐光武看完卷宗。正想合起來,那卷宗突然碎成粉末。當天夜裡。徐光武憑印象找到卷宗中記錄的報案人和證人,把案情弄瞭個大致。

明月當空。徐光武持筆寫瞭一份判決書:茲有五十年前衙役班頭杜隨風,與縣令小妾白靈,被時任縣令設計陷害,雙雙死於非命。如今本縣到此,重拾舊案,理應替他二人伸冤昭雪,然陰陽相隔。倘若地府有知。當明白本縣之意,功臣不應蒙羞辱,貞女豈能染塵垢!判決書寫完。徐光武又讓人買來紙錢。焚香禱告之後,這才將紙錢和判決書一同燒毀。杜朗站在一旁,靜靜地看著。他的雙目裡似乎噙有淚光。

半個月後。杜朗根據縣令徐光武的命令,帶領一支精幹的衙役隊伍。直奔盜賊藏身之地青山而去。一場惡戰下來,盜賊被剿瞭個全軍覆沒。杜朗帶去的人馬中,也死傷一半以上。

徐光武收到捷報和傷亡消息,半天沒有出聲。因為他在死亡名冊上,看到瞭杜朗的名字。

聖旨很快下來,徐光武官升兩級,任青州知府。剿賊所歿之衙役,論官行賞,蔭澤後人。徐光武接到這個旨意,立即帶人直奔杜朗傢中而去。隻見他上回來到的地方,竟然不見一戶人傢,極目之處,盡是荒墳野塚。徐光武震驚之餘,突然心中一動。敢情這個杜朗。竟然是魂靈不散的杜隨風。

封賞過那些有功的衙役之後。徐光武派人找到杜朗的墳墓。親手書寫墓碑。鬼將軍杜陰風之墓。和風過處,墓前點點小草輕輕頷首,仿佛在向徐光武致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