鄭淵潔挑戰挫港臺三級折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3
  • 来源:老师来我家让我插_老师漫画之无翼乌全彩无遮_老师这是教室不可以

讀小學的時候,老師出作文題《我長大瞭幹什麼》讓全班的學生寫,別的同學寫的幾乎都是駭人聽聞的遠大理想,鄭淵潔幹脆另辟蹊徑,選擇的職業很極端,說自己長大瞭要做掏糞工人。

老師看見之後,頓時覺得鄭淵潔有思想,就將他的這篇稿子推薦給編輯部,果然很快就在雜志上刊登瞭。寫命題作文的經歷,讓鄭淵潔覺得自己是全班同學中作文寫得最好的學生,從此以後他開始喜歡寫作。

小學沒有畢業,鄭淵潔就輟學。呆在傢中的日子,往往無事可做,鄭淵潔便去工廠看水泵,每個月領40元工資。工廠打瞭一口井,為全廠提供生活用水,鄭淵潔的職責是開啟水泵,將井裡的水抽上來輸入工廠每個衛生間、食堂以及澡堂。

在工廠看水泵期間,每當感到無聊的時候,鄭淵潔就會拿起筆寫幾句少帥自由詩,最初他寫東西的目的不在於投稿,而在於打發時光,純粹是娛樂而已。

後來鄭淵潔挑選兩首詩隨便投出去,讓他沒有想到的是竟然在雜志上刊登出來,領到10元錢的稿費,這筆錢是他當時工資的四分之一。自己寫的詩得到發表,既讓鄭淵潔喜出望外,也讓他在毫無變化的生活中看見新的希望。

看管水泵最重要的職責,就是要保證水源源不斷,不能時斷時續。在看水泵的歲月裡,鄭淵潔養成源源不斷的習慣,並將這個習慣用到寫作中。隻要把工廠的事情幹完,鄭淵潔就開始寫詩,他寫的詩陸續在報刊上發表。

雖然有近百首詩與讀者見面舟山人漁船失聯,但是和那些真正的詩人打過交道之後,鄭淵潔不免感到失落和失望,覺得在寫詩方面自己隻是三流。他希望做到一流卻面臨鄭重的選擇,到底寫哪樣作品最有前途?

鄭淵潔選擇的方法是,將詩歌、散文、報告文學、小說、戲劇、童話、相聲等各種文學體裁的特點寫在一張掛歷的前面,然後站在掛歷前認真挑選。

“獲得知識的過程會扼殺想象力,上學少的人想象力豐富,寫童話最重要的就是想象力。”鄭淵潔是這樣考慮的,也是這樣選擇的。在掛歷前經過反復琢磨,他果斷挑選童話,接著就見縫插針地進行創作。

沒有過去多長時間,鄭淵潔的童話處女作《黑黑的誠實島》就得到發表。隨後他更加勤奮地寫作,不少期刊陸續出現他的童話作品。

有一傢刊登鄭淵潔作品的雜志編輯告訴他,自從連載他寫的長篇童話以後,他們的雜志印數上升10萬冊。聽完那個編輯的話,鄭淵潔立刻想到,多勞就應該多得。他便找到雜志主編要求增加稿費,結果人傢不高興地說:“你究竟怎麼樣證明,是由於你鄭淵潔的作品,幫助我們刊物的發行量上升的?”這個似是而波多野結衣百度網盤非的問題,讓他無言以對。

絞盡腦汁後鄭淵潔終於想到,能夠證明是自己的作品提高刊物發行量的最好辦法,就是讓這本雜志隻刊登自己的作品,如果雜志發行量高,而且逐漸攀升,便說明我的文章受讀者歡迎。

在接下來的日子,鄭淵潔不停地寫中篇童話《牛魔王新傳》,迅速將童話寫完,通過多方聯系,就有《童話大王》願意嘗試。這本雜志,是專門發表鄭淵潔個人作品的文學月刊,第1期《童話大王》於1985年5月10日問世,盡管當期雜志是創刊號,卻有13三少爺的劍萬本的印量。

當時鄭淵潔告訴自己,隻要將《童話大王》連續出版3期,就算取得勝利。鄭淵潔的憂患意識比較強,總是擔心《童話大香蕉在線視頻localhost王》堅持不下去,隻好不分白天黑夜地埋頭拼命寫作,可是他的努力竟然遭到別人諷刺。

《英雄聯盟童話大王一路向西2》問世的第二年夏天,鄭淵潔到廬山參加會議。有一位趾高氣揚的大學教授,可能是認為他沒有上過大學,在當天出席會議的幾十個人中,他的文化程度最低,於是打著官腔當眾嘲笑:“咱們這兒有人不知道天高地厚,居然想獨自寫一本月刊,如果他能夠寫兩年,我就把名字倒著寫。”

雖然被人當眾羞辱,弄得灰頭土臉,但是鄭淵潔並沒有與人傢爭辯什麼,而是默默地發誓,我要寫給你看。他將憋著的怒氣,化作創作的勇氣,隱居傢裡,潛心寫作,盡力支撐《童話大王》月刊,讓這本雜志的發行量逐漸攀升。到第三年,《童話大王》月刊印數就突破瞭100萬冊。

鄭淵潔的童話,簡單閱讀,似乎通俗易懂;認真分析,其實內涵深刻。他批判瞭社會的怪現象,應試教育對人性的扼殺。《童話大王》不僅發表鄭淵潔的童話,而且還刊登他的隨筆,又開設瞭皮皮魯信箱,還有辯論社會熱門話題的《舒克舌戰貝塔》。

《童話大王》創刊將近30年,在海內外影響廣泛,是中國發行量最大的純文學月刊,迄今為止累計印數即將達到兩億冊。這種由一個人的作品支撐、持續20多年暢銷、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雙豐收的雜志,在古今中外文學、出版史上尚無先例。

隨著《童話大王》持續暢銷,鄭淵潔已經成為中國當代最有影響力的著名童話作傢,擁有幾億讀者。無論金錢標準,還是事業標準,他都站在成功人士之列。

2013年12月5日,第八屆中國作傢富豪榜揭曉,鄭淵潔白色巨塔以1800萬元的年度版稅收入上榜。獲獎以後接受媒體采訪時他感慨道,無論別人的嘲笑,如何讓自己尷尬,不管過去的遭遇,怎樣令人心靈痛苦,最終諷刺與挫折,都是寶貴的財富。